Bash 指南译后记

最近很多时间都花在翻译部署 四篇 bash 指南上,虽然名为 bash 指南,但 bash 本身既不是我做这些工作的出发点也不是最终的落脚点,而是最近理解计算机和编程的载体。只是恰好基于它,这份指南的作者帮我厘清了许多经常出现在视野范围内却始终晕晕乎的概念;同时,作者头脑犀利到简直性感,讲解漂亮近乎表演,具体讲的是 bash 或是其他,反倒次等重要了。如此说来好像不把 bash 当回事,不是的。我对学习与使用 Linux 系统是有执念的,bash 自然就绕不过去,四篇指南翻译完,也觉得熟悉亲近起来。这不,又要专门写一篇后记来为它发声。

CodeLab实习记

YO!我是虹穆,国内高校(华农)计算机专业大四学生一名,刚刚结束为期两个月的 CodeLab 实习。趁热打铁,写写在 CodeLab 为期两个月的实习。

这段实习经历更像是一场热恋,是因为呆在 CodeLab,会不停地接触和产生新想法,每次与新想法遇见的过程,就像置身初恋之中的每一次相见,都会让心疯狂地乱跳,是那么的惊喜,令人狂热又神往,而每临分别之际,又总是热烈迫切地期待下一次的相遇。

在这篇实习记中,主要记录的是在 CodeLab 中实习的感受,也会列出在此过程中收获的一些问题以及看待事物的不同视角,即便有了不同以往的视角看待原有的问题(如什么是计算机和编程?),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反而带来更多的问号“????”。

发布 CodeLab Adapter 3.7

3.7 包含以下更新。

重大更新

统一 Python 环境

太多选择,有时候是一种心理负担

CodeLab Adapter 的扩展系统之前最大的问题是: Python 环境不统一。 一会儿是 Adapter 内置的 Python(用于打包),一会儿是用户本地的 Python(用于运行 Adapter Node),一会儿又是完整版里自带的 Python(内置 Node 的依赖)。当事情有太多的选择,时常让人不知所措,很多用户在选择困难中,花费了许多时间。

关于 CodeLab

风雨中抱紧自由

是什么?

CodeLab 是一个非营利组织。

我们的使命是:

传递编程的乐趣,鼓励孩子成为数字时代的创作者。

我们希望与你一起追随热情,制作有趣的项目,寻找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去表达与创造。

我们鼓励孩子将编程视为一种生活方式。我们追随约翰·杜威提倡的:

education as life.

发布 CodeLab Adapter 3.5

维也纳生物学家康拉德·洛伦茨发现,某种鹅会跟随蛋壳打碎时所遇到的第一个活动物体,仿佛那是它们的母亲,甚至在它们面对真正的母亲时,还是继续这样做。取代其父母亲的摹仿装置,仅仅由两块圆的像它们父母亲的头和身体的大致轮廓的硬纸板或金属片构成。“借助这样的摹仿装置,我们能使自己进入某些动物的生活场景。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奇妙之处,对于一个头脑敏锐的人来说是一种动人的甚至惊心骇目的经验。这实在的奇迹般的、咄咄逼人的特点给人留下一种印象,在它面前,我们关于自然的一切旧观念和旧概念都必定土崩瓦解” -- 波普尔《猜想与反驳》

3.5 包含以下更新。

CodeLab 冒险记(一)

大家好,我是之前在 CodeLab 工作学习过的实习生 David。

我是一名大学生,目前在澳大利亚的悉尼大学就读,专业是物理和计算机科学。我不算聪明,也没有什么特长,但是喜欢脑洞和想一些有的没的。之前想从事量子计算机相关的研究,但是现在更加偏向对通用人工智能的探索。目前最喜欢的书是 Marvin Minsky 写的 The Society of Mind,对人工智能和人类心智模型有兴趣的朋友我强烈推荐这本书,书的门槛并不高但是每一个章节的每个概念都十分的有冲击性。



因为我常年居住海外,而且很久没有用中文来写文章,要是文中的一些表述不够简洁得体,请多多见谅。

该文为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讨论。


编程少年再加一


前言

zph是种瓜之前就认识的一位少年朋友,喜欢且擅长编程。上次编程少年1+1访谈之后,种瓜又联系了zph,也请他分享一下自己学习编程的经历,于是有了此续篇

我们虽全以“编程少年”概括之,但他们鲜明的个性跃然屏幕之上。随数量增加,他们之间的共性与差异会呈现出什么样貌?引人好奇与期待。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